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坑品漸憂終不悔,為伊高臥且加餐。
p站這邊走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818829

忘羨長篇刪到剩下開頭篇了,以免總是有人看不見P站連結四個大字。
沒有手機號可以實名認證,以後也不會發文了,說不定哪天就自爆啦^_^

[魔道][忘羨]吃我的腦坑之二

睡前刷TAG不小心吃太撐,不分大家吃一點我睡不著喔喔喔喔喔喔(

又是亂七八糟的小段子。

溫寧很早就發現魏無羨跟藍忘機兩人的關係有些特別。

一開始是來自藍忘機那邊,似有若無的敵意。溫寧手上沾有姑蘇藍氏的血,所以他覺得這種敵意很正常。

當他發現魏無羨在藍忘機面前特別活潑多話的時候,饒是平常不太懂人情世故的鬼將軍,很快就學會了不要打擾魏無羨跟藍忘機相處。

他知道魏無羨為了溫家殘存下來的一脈弄得眾叛親離、除了亂葬崗以外無處可去的那段日子,雖然魏無羨不說,但最想去的歸所還是雲夢江家。

修真界還有人能跟魏無羨好好說話,實在是太好了。

但很快溫寧就注意到這兩個人已經不是朋友可以形容的關係了,他原本顧忌自己身分不想打擾,後來卻發現那兩個人即便是眼神交會,都有種外人插不進去的氛圍。

「那個啊,以後你聽到這首曲子,千萬不要來找我。」

觀音廟一別,溫寧見到魏無羨又是好一陣子之後的事情了。

魏無羨也鮮少動用御屍的力量、更不曾在這段時間召喚他,溫寧一時不知道為什麼魏無羨要特地叮囑這一樁。

「說來慚愧,那首歌是含光君作的,當初我不知道就很順手拿來用了,現在……總之唯獨這首只能吹給他聽哈。」

溫寧沒有忍住,翻了一個大白眼。

 

 

一日,魏無羨賴床賴夠了,起床時藍忘機不在房裡,他也挺習慣這事了,一探察發現藍忘機在山門附近而非在藍啟仁或藍曦臣住處,於是他隨意盥洗了便溜出靜室,直奔藍忘機的方向。

接著他就看見藍忘機人在雲深不知處的會客廳,廳裡堆了好幾筐枇杷。

藍思追跟藍景儀幾個小輩正用小缽分盛枇杷,在藍忘機的指揮下送至各處。

「這是在做什麼呀……你終於也受不了你家的伙食,想加菜了?」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只是將一碗黃澄澄的枇杷遞到他手中。

「魏公子你有所不知呀,每年到了這個時節,含光君都會帶好幾簍枇杷回來分送給大家吃的。」

「喔──什麼緣故?藍湛你喜歡吃枇杷?」

他轉頭去看藍忘機,從對方眼底轉瞬即逝的波瀾中看出了肯定有玄機。

魏無羨心中犯愁,藍忘機這麼一個無欲無求的人很少有什麼偏好的事物,養兔子是為了他,買酒是為了他,就連吃辣菜也是為了他,不是他要往自己臉上貼金,枇杷這一樁他也直覺跟自己有關係。

可是自己並沒有特別愛吃枇杷啊,到底怎麼回事呢……魏無羨隨手剝了一個遞到藍忘機嘴邊,後者似乎正在考慮恩愛跟形象兩者不可兼得,遲遲沒有接過。

似曾相識啊這場面。魏無羨愣了一下、陡然想起了什麼,腦子裡轟了一聲,一股有些難為情的詭異興奮感竄了上來。

雖然記憶的細節已經模糊了,但他隱約記起了自己拿枇杷撩過藍湛的事。

當初明明連動心都算不上的。

他將手中帶汁的枇杷剝了一半,一半自己吃了,留一半,趁著那些小輩送枇杷還沒回來,硬是磨著藍忘機張嘴。

「又酸又甜,好吃。」

還沾著枇杷汁的手指,故意在藍忘機嘴唇上點了一下,惹得故作平靜無波的人眼底竄起火花。

「大清早的,別鬧。」

「那麼,咱們回房去?」

 

 

藍忘機不在靜室的時候,魏無羨的樂趣便是在房中尋寶。

光是翻著都能發現時間上有些許斷層,整整十來年的時光,留下的字帖跟之前完全不成比例,但藍忘機分明一直到現在還是保持著練字抄書的習慣。

到底是那些時日無心抄書呢、還是寫出來的東西慘不忍睹呢?思緒一觸到這件事,魏無羨就有種心臟一抽的感受。

終於有一天,他從一個隱密的小角落翻出了一個不太一樣的盒子,裡頭裝著零零散散幾張字畫,擺在最上頭的一紙書畫已然泛黃陳舊。

畫中少年垂目倚窗而讀、眉眼俊秀雅緻,鬢角有些不合常理地簪著一朵花。

那是他當初給藍忘機畫的人像。

魏無羨瞬間坐直了身子,他還記得當初搗亂時給藍忘機留了一堆亂七八糟的紙團,如果連這個也收著,他實在有點沒臉面對。

然而箱子裡其他的字畫都是出自藍忘機的手筆,字是連魏無羨都判讀困難的狂草,畫大多是風景畫,畫布中總是或多或少地留了一片白。

其中一幅,約莫是夷陵的景色。

又有一幅,屠戮玄武神情兇猛無比、躍然紙上。

那些留白之處直覺便是該著上人像之處,十之有八九肯定是自己,這點魏無羨非常有把握。

因為唯一一幅沒有留白的,便是一個吹著笛子的黑衣男子背影。

至於為什麼都沒有畫上呢?魏無羨視線飄回他當初給藍忘機畫的那張少年模樣,嘆了一口氣。

現在讓他畫藍湛,他應該也畫不出來了。

太美好太眷戀,以至於無法下筆。

 


评论(7)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