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坑品漸憂終不悔,為伊高臥且加餐。
p站這邊走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818829

忘羨長篇刪到剩下開頭篇了,以免總是有人看不見P站連結四個大字。
沒有手機號可以實名認證,以後也不會發文了,說不定哪天就自爆啦^_^

[忘羨]再世為人01

*隨便寫寫,專業OOC

*原本想寫成徒弟X師父結果我又過不去那個年齡坎眼看還是只能,嗯


#2017/09/02補上P站連結


 

藍忘機是帶著前世的記憶轉生的。

時隔數代,他一樣生在藍家、一樣是本家嫡系子弟。他的容貌與前世有些許異同卻不減俊秀,無論靈力琴藝劍術自幼便高人一等,打從啟蒙時期便格外受到長輩青睞。

實在也不知自己是幸或不幸,他記得人生在世的一切,卻不記得臨終那幾年的事情、也記不得身死之後魂魄在九泉之下可有感應。

很多事情,不知道無妨,一旦知道了那就是無窮無盡的偏執追尋,比如魏無羨。無奈人海茫茫、六道輪迴因果難算,縱使上窮碧落下黃泉,恐怕是再尋不得那人。

有時他會懷疑自己是被什麼上了身、那些記憶不過是在看一個藍家前輩的故事,又或者可能是一種很強大的共情、強到把自己賠了進去。

然而甫一接近曾經的靜室,那殘垣斷瓦中歷歷在目的一生,卻讓他不願否定那曾經是自己親身經歷,苦痛與甘甜都不願抹去。

自有意識以來,每每念及此,更覺思人不可追、徒留難以言喻的惆悵。於是藍忘機──此生名為藍瞻、尚且無字無號的他性子沉悶無趣一如前世,族中長輩對他的實力讚譽有加的同時,卻是感嘆著這個孩子太過少年老成、恐其長大之後性格執拗古怪。

直到他十歲的那一日。

藍家家主──前生的藍願藍思追、今世的藍緣藍昔溫,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帶著他前往雲深不知處後山,見一位據說平時四處遊歷夜獵、終年不在姑蘇留守、比他年長不過幾歲的藍家長輩。

雲深不知處的後山有著大量的白兔子,從草原一路到山中隨處可見,深山野林中有一座簡陋小屋靜靜藏於山色,傍著潺潺溪水,便宛如世外桃源。

這位居處偏僻的長輩有著一看就知道出自藍家的上乘容貌、但整個人全身上下約莫只有那一指寬的抹額堪稱整齊,全身衣著不似藍家校服、全是最簡易幹練的形式、連一頭烏髮都是隨意繫著。

見到那人時,藍忘機臉上的神情近乎是扭曲的。

「哎呀呀,多年未見,昔溫哥哥身邊怎麼多了個娃娃?」

「這是小叔公家的孩子,單名瞻,高瞻遠矚的瞻。」

「喔,長的挺可愛,怎麼板著一張臉呢?小小年紀就這樣很不好的。」

「小瞻,這位是我的堂弟,單名殷,字雲蓮,大家都叫他遠道君,你也可以這麼稱呼。」

「……前輩。」

那個稱呼勾起了久遠的記憶,藍忘機臉上扭曲,萬分不願這般稱呼、只得作揖行禮喊了聲前輩。

「喔,不愧是我們藍家的孩子,特別有禮貌。有言道無事不登三寶殿,你特地帶他來見我意欲何為呀?」

「實在是小瞻平常太悶了,前輩們怕他越來越孤僻,想請你帶著他一段時間,順道開導開導他。」

「……那些老古板難道不怕我把他們的寶貝好苗子帶壞了嗎?昔溫哥哥,你直說他們是不是弄個小古板來管著我的?」

「哎你這話說的……叔公他們就算怎麼管,從來都管不到你頭上啊,小瞻這麼小怎麼管你呀?」

聽著兩個「長輩」的對話,藍忘機只覺得視線不知道該往哪擺。

他是盼著能再見到魏無羨的。縱使兩人可能身分年齡形貌天差地遠,只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終有魏嬰的安身之處,他便能滿足。然而現在的情形是魏無羨近在他眼前,似舉手可得又不知如何可得。

「而且你們問過小瞻願不願意來了嗎?恐怕他連我是誰都沒聽說過吧?你就覺得這孩子願意跟著我東奔西跑而不是被我嚇跑?」

「……願意。」

藍忘機這輩子心跳還從來沒有這麼快過,微微發抖的聲音硬是插進了兩人的對談中。

「弟子藍瞻,雖年紀尚幼,武功已足以自保,有勞前輩指點一二。」

聽他這麼說,魏無羨瞇起了眼睛,下一秒只見他抽出了腰間的長劍,就這麼抵到自己頸邊。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你,三招之內不落敗,前輩便帶你下山見見世面。」

#TBC



评论(37)

热度(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