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坑品漸憂終不悔,為伊高臥且加餐。
p站這邊走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818829

忘羨長篇刪到剩下開頭篇了,以免總是有人看不見P站連結四個大字。
沒有手機號可以實名認證,以後也不會發文了,說不定哪天就自爆啦^_^

[魔道]好武器,不坑爹嗎?

*原本想用畫的但是奈米手渣畫技才畫了草稿就生無可戀

*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的腦洞

*總覺得這梗肯定有人用過(深情


藍曦臣在閉關靜修時收到了一封緊急傳書。

此時藍家或仙門中有甚麼事,通常都是藍忘機撐著,所以會傳到他跟前的,大概就是藍忘機有事。

可是身為仙門中實力一等一,還被前任大魔頭夷陵老祖跟前跟後的他能有什麼事?抱持著不解的心情,藍曦臣離開寒室到靜室去,一開門就傻在了原地。

靜室裡多出了四個孩子。

最年長的看似六七歲,一身水藍色衣服,散著長髮,周身泛著淡淡的清冷藍光,雙手正抱著藍忘機的大腿。他面容也跟藍忘機極像,神情清冷嚴肅,無比警戒地四處環顧。

再次一位身穿紅衣,同樣散髮,側臥在地上睡得很香,長的就像轉世之前的魏無羨。

第三位約莫也有五歲的孩子穿著藍家的白衣、配著抹額,神情木然地坐在一旁的桌上。

第四位只有兩三歲,黑衣紅繩束髮,正被魏無羨抱在手上,呀呀不停地重複唱著一首歌。

「……兄長。」

「澤蕪君對不住啊,我跟藍湛剛起床,就發現這些……嗯,我們的武器突然就變成了這個模樣,這放出去肯定是天下大亂,只好勞煩您跑一趟。」

這邊魏無羨滿頭黑線地解釋著,那頭扒在藍忘機腿上的孩子──避塵,正發現了高度不對,開始努力地往上爬,想去勾藍忘機的腰帶,直到藍忘機抓起他一手,他才滿足了劍的本能落回地面,清冷的劍光光芒大放,生生刺得一干人閉了閉眼。

沉睡著的紅衣小孩身分也底定了,「隨便」目前還是處在封劍狀態,所以孩子正安分地躺在地上睡覺,只有從四仰八叉的睡姿上體現了他的確是魏無羨的配劍這件事。

「武器的器靈化形?」

「應該是。唉唉唉陳情你賞個臉閉嘴好不好?大人談正事呢!」

魏無羨手上的黑衣小孩──陳情唱的是藍忘機做的那首曲子,唱得格外歡脫,雖然不至於嘈雜難為聽,但聲音響亮,生生都要蓋過他們交談的音量了。

不知是無法溝通還是孩童性子使然,魏無羨說的話陳情半分不理,兀自歡快地唱著,魏無羨捂他的嘴,他就發出了一聲破音,然後有些警告意味地改唱起一首曲調陰森詭譎的歌,折騰了老半天才停歇。

「汝為何人?」

陳情終於安靜下來時,那個一直以來安靜端坐著的白衣小童突然張口說了一句話。

藍忘機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聽見那個小孩遲疑片刻,又接者說了兩句。

「可知魏嬰?尚在否?」

「……」

「在何方?可歸乎?」

「……」

三個大人陷入了一種詭異的靜默,藍忘機視線遠望窗外、耳根微微泛紅,魏無羨有些好笑地瞅著他,藍曦臣則是慘不忍睹地別開臉。

又過了一會,沒得到答案的孩子──忘機琴,突然放聲大哭了出來。

「……我是魏嬰,別哭了,我在這裡。」

魏無羨連忙走過去抄起正在哭泣的忘機琴,而端在他左手上的陳情逮著機會又開始大聲唱歌,還非常不識時務地高了一個八度。

「東瀛記載有云器靈化形最遲須百年,然而在充沛的靈力餵養下提前也是未知數,古書上也有記載某些年分日子特別容易助長器靈化形,詳細情形待我赴藏書閣……」

藍曦臣未說完,霎那間他腰間的朔月跟裂冰的飾帶便鬆脫了。

一轉眼靜室間又多了兩個月牙色衣裝的孩子。兩人面容、年紀、服飾皆一模一樣,落地時還有些茫然,然後轉頭看到藍曦臣時,就一同跳起來、一同抓住了藍曦臣的腰帶。

「阿渙!」

「曦臣!」

兩個孩子眼神清亮,各自喊出了不同的稱呼,然後互瞪了彼此一眼。

……這個世界還能不能好了?

「噗……咳,既然澤蕪君也同為天涯淪落人,不如我們也一同至藏書閣處理此事吧。」

 

 

也不知道該說意外還是不意外,在三人埋頭藏書閣中找答案時,各地仙家也傳出了器靈化人的災情。

能化人的武器,都屬於實力比較高強的仙首,第一個傳了拜帖抵達姑蘇的,就是雲夢江氏。

江澄抓著一個面容與自己相當、一樣神色不善的紫衣小孩,背後跟著一位髮長垂地,面容嬌俏的女子。在雲深不知處的大廳見到魏無羨跟藍忘機身邊那一圈小朋友時,三毒聖手的臉色也不知是該和緩還是該更加扭曲。

「唷,江澄你行啊,老婆孩子都有了。」

「魏無羨你少說兩句。隨便呢?」

「封劍未解,睡得很香就扔房裡了。」

「這些要怎麼辦?雖然抓著他一樣可以御劍飛行,但我試過催動靈力,他也沒有變回劍。」

說著江澄就抓起小男孩的手,毫不猶豫地發了功,但小孩只是不痛不癢地瞪了他一眼。

「主人你幹嘛打我?」

「……」

眼看著江澄幾乎要對三毒痛下殺手的神態,魏無羨崩不住臉上的表情,抱肚子蹲下了身。

但他很快就體會到了何謂風水輪流轉、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雲深不知處禁止疾行!哪裡來的……」

「爹爹嗚嗚嗚嗚嗚嗚爹爹又不要我了!」

一道紅色的光芒衝進了會客廳,準確無比地朝江澄撲了過去。

江澄臉上神情更加扭曲,魏無羨則連忙一箭步上前,把不知道何時醒過來的隨便扒了下來。

「你也看清楚再抱啊臭小鬼,爹在這。」

發現自己抱錯人的劍靈茫然地看看魏無羨,然後又看看江澄。

「……兩個爹爹?」

「誰是你爹!」

「對啊那個不是你爹,要叫叔叔。你的兩個爹在這。」

江澄滿頭青筋地別開了臉,隨便順著魏無羨的手指看向藍忘機,然後笑顏逐開。

「藍湛是爹爹,那你就是阿娘!」

如果上天能夠給一個時間倒流的機會……魏無羨深吸了一口氣,無比溫柔地看著自家的配劍。

「反正我不用劍,等等馬上把你送回夷陵埋土裡可好?」

「爹我錯了嚶嚶嚶不要丟下我我會乖乖陪你去打山雞戳魚兒!」

甦醒的隨便劍靈,聒噪程度恰好就是當年十五歲的魏無羨。


#TBC??????

评论(31)

热度(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