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坑品漸憂終不悔,為伊高臥且加餐。
p站這邊走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818829

忘羨長篇刪到剩下開頭篇了,以免總是有人看不見P站連結四個大字。
沒有手機號可以實名認證,以後也不會發文了,說不定哪天就自爆啦^_^

[忘羨]天命難違01~07

*魏無羨穿回15歲少年、眼看著劇情走向都與上輩子都不一樣,心如死灰之時卻被藍忘機追得措手不及的故事(假)。

*有更新是撿到,沒更新是坑掉(草)。

*致鬱系青春戀愛劇,來呀互相傷害呀

#2017/09/02補上P站連結


01

魏無羨聲稱他此生唯一的遺憾是沒有在十五歲就跟藍湛滾上床。

與他心愛的藍忘機相守了一輩子,前塵往事或許很難無憾,但他真的覺得上天待他不薄,雖然帶著一屁股孽障回來收爛攤子,卻一直有個藍忘機對自己不離不棄、用情至深。

所以當他走完漫長的一生後,魏無羨正在煩惱著自己不知還有多少孽債要還、不知還能不能跟藍忘機結緣三生時,上天又跟他開了一個大玩笑。

一眨眼,他回到了十五歲、前往雲深不知處聽學的路上。

 

02

魏無羨試探了一下江澄,發現只有自己留有一世的記憶,於是他便放心地跟江澄鬥嘴了,上一世的江湖不見,對他倒是沒有任何壓力──這輩子他絕對不要在活成那個模樣了,他要安份地過一輩子、讓江家結局盡可能美滿。

然後,十五歲就泡藍忘機,絕不浪費光陰。

「我現在……豈非已足夠人模狗樣?」

裝逼說完台詞之後,一行車駕已經到了姑蘇地界,魏無羨卻是難得地緊張了片刻,滿心都是等等見到藍忘機時要怎麼「勾引」對方,難得的安靜讓江澄對他大開嘲諷,說是平常在雲夢天不怕地不怕,這回難不成真要服管教了?

魏無羨心理苦,那是道侶的家長啊,怎麼能不服?

 

03

魏無羨算準了時辰、拎著酒壺,滿心期待地準備翻牆。

卻是不知道怎麼了、一口氣如鯁在喉,突然就沒了翻上去的勇氣。

待他咬緊牙關翻上牆之後,卻是見到藍忘機已經走遠了,只留給了他一個美如畫的背影。

他突然意識到了,這世界如此玄幻,因果總是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他想給藍家全體上下一個好印象、然後光明正大地要走藍忘機。

然而不撩藍忘機,何來情愫生?撩了藍忘機、何來好印象?

在蘭室聽學時,對著前方不遠處那個端正而纖塵不染的背影,魏無羨犯愁。

一個不留神,他就被藍啟仁點名了。

然後他表現太好了,把問題都答光了。

藍忘機卻是連頭都沒有回過來一次。

 

04

「魏嬰你最近搞什麼東西?中邪了?這麼安份一點都不像你。」

「別提了,終身大事,煩惱著呢。」

「……終身大事?」

「是啊,魚與熊掌不可得兼,真的很煩惱。」

「去去去,哪兩家的仙子同時被你盯上了?真是天可憐見。」

「冤枉啊江公子,我那一顆熱烈赤誠的心只給一個人的!」

算一算,也該是自己犯事、被扔去藏書閣抄書的時間了。望著玉蘭樹枝枒間隱約可見的端正人影,魏無羨真的覺得自己上一輩子果然是造孽,偏偏這一次他甚至不敢翻上藏書閣去。

恐驚天上人。

 

05

一直到藍家雙璧出行除水患,魏無羨才終於醒悟了不做點什麼是不行的,死活賴著跟了上去,然後大方挑水鬼、憑藉著對水行淵的認識讓大家免了一次災禍。

但不甘心啊,他可是記得自己救了蘇憫善,而藍忘機拎著他的衣領把他拽上去的,這些通通沒有了。

心緒難平之下,魏無羨便臨江停船買了袋枇杷,藉口發給一行人吃了。

藍忘機這才賞臉看了他一眼,但對枇杷仍然是不肯青睞。

魏無羨深深懷疑起了這輩子的人生意義。

 

06

金子軒提及親事、嫌棄江厭離一事,魏無羨心裡腹誹不知是誰回頭草吃的順口,手上還是義不容辭地打架了。

此是固然是驚動了江眠楓,但魏無羨堅持留在姑蘇受罰,被帶走的便是金子軒。

偏偏他跪的再端正無比,藍忘機都不曾經過、瞅他一眼。

魏無羨不免問自己,如果這一世他能改變一切、讓所有人事都得以圓滿,代價卻是與藍忘機從無交集,他會不會甘心?

越想,越覺得前路渺茫人生無望。

後來一連幾日,魏無羨整個人都魂不守舍。

好不容易犯了一次錯,卻是把藍家的三千條家規背成了四千條的版本。

江澄看他的眼神像在看奪舍之人。

藍啟仁覺得這孩子認真過頭了,沒罰他,倒是去琢磨那多出來的一千條了。

 

07

離開姑蘇之前,魏無羨特意去尋了兩隻兔子,正在琢磨著怎麼送給藍忘機才好,然後他遇上了藍曦臣。

「魏公子,你手上那是?」

「喔,我偷養的。可是這兩個小團子若是帶回江家可能要遭罪,我在想託給誰養著好呢?」

話說到一半,他便靈機一動。

「藍二公子平素清冷,不如澤蕪君替我問問,讓兩只兔子陪陪他?」

「……忘機他,多半是沒興趣的。」

「好吧,我想也是。」

藍忘機藏酒養兔子都是為了他,如今這個理由沒了,藍忘機大概就不會養了,若無那十三年生死相隔,藍忘機恐怕連酒都不會讓他藏。

魏無羨抱著兩只兔子,來到青草地上放生後,他開始發呆。

再一日就要離開雲深不知處了,他上輩子那個十五歲與藍忘機相守的遺願,這輩子大概是無法達成了,甚至連能不能讓藍忘機看上他,他都沒有把握。

他很徬徨、非常徬徨,就像上輩子溫寧徒手穿了金子軒心臟時那樣的徬徨,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思及了那十三年、思及了藍忘機背上遭受的戒鞭,他的心突然就定下來了。

徹骨的寒意提醒了他,這輩子只要他願意,他甚至可以讓藍忘機免去為了他受這些罪的因。

本非紅塵中人,何須染塵埃?

心一定,要走的路就很明確了。縱使再多不捨眷戀,上輩子藍忘機對他的好,他這輩子便還給他一個寧靜無憂的人生。

卻是在此時,他聽到了狗叫聲。

一頭身形高大、立起來幾乎可直逼人身高的巨犬不知從何處來,邊吠著邊朝他走來。

「什、什麼情況……救、救命啊!」

魏無羨跑得當機立斷,卻沒能阻止狗見生人便追上來的習慣。

他對狗的恐懼還是根深蒂固,眼下沒有江澄給他攔著,他真的覺得自己今日要命喪姑蘇,死於驚嚇過度。

「……雲深不知處不許疾行!」

滿心的恐慌讓他在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斥喝時,他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他就這樣一頭撞進了一個熟悉的懷抱中。


#TBC


评论(64)

热度(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