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坑品漸憂終不悔,為伊高臥且加餐。
p站這邊走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818829

忘羨長篇刪到剩下開頭篇了,以免總是有人看不見P站連結四個大字。
沒有手機號可以實名認證,以後也不會發文了,說不定哪天就自爆啦^_^

[魔道][忘羨]吃我的腦坑啦

沒什麼邏輯

OOC可能

總之就是腦坑


韶光流轉、又是一年過去。

修仙世家目前聲勢最盛者,姑蘇藍氏、雲夢江氏、清河聶氏。比起受萬人唾罵、本家血脈幾乎滅絕的蘭陵金家,清河聶氏那是從谷底爬起來重獲新生,雲夢江氏安靜了,實力開始越養越精純。

姑蘇藍氏克己守禮不愛高調,但內有藍曦臣鎮守家業、外有藍忘機降妖除魔、上有前輩藍啟仁博學廣識、下有弟子藍思追允文允武,要說實力鼎盛,恐怕很難有人能與此時的藍家相抗。

最令人見面也要忌憚姑蘇藍氏三分的原因是,那人鬼兩道聞風喪膽、危險不可估量的夷陵老祖魏無羨重返人世後,沒有再掀腥風血雨、沒有大殺四方血流成河,而是鑽進了雲深不知處,與藍忘機兩人形影不離。

這件事一開始是傳不出什麼好話的,但也不知道該不該說藍忘機素來行的正坐得端,漸漸地也沒人想深究這事究竟如何──能夠有個人把魏無羨吃得死死的拴得牢牢的,那總是好的。

但這可苦了江澄跟藍曦臣,身為與這對道侶最親近的家人,江澄雖然曾與魏無羨形同陌路,真打了照面還是會寒暄幾句的,但現在往往是他想關心魏無羨,魏無羨的眼裡卻除了藍湛什麼都裝不下,每每看得三毒聖手不自主地搓著那奪命紫電的指環。

夷陵老祖那張嘴什麼都能口無遮攔,卻每每在提到藍忘機時都能停頓深思三分,別人怎麼損他罵他他都可以笑嘻嘻雲淡風輕,敢對含光君有絲毫冒犯他便能立刻翻臉、一副鬧得你祖宗十八代不得安生的架式。

秀恩愛的殺傷力實在是太大,江澄覺得這輩子還是江湖不見吧。

另一方面,藍曦臣好不容易從金光瑤的事件中走了出來,卻總是為了自家弟弟每日臉上的春風滿面而眼角一抽。

第一次從藍忘機的臉上讀到了「昨晚怎麼跟魏無羨這樣那樣以及那樣」之時,藍曦臣的內心機乎是崩潰的。

瞭解弟弟的好哥哥錯了嗎!

 

藍啟仁開始對魏無羨的存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是在一次藍家大規模出行的夜獵之後。

藍忘機為了護家中小輩受了傷,左腿血淋淋慘不忍睹,一行人御劍回到雲深不知處之後,再怎麼強悍如藍忘機,終於還是撐不住、站不穩了。

是魏無羨扶著他走進靜室的。

藍啟仁跟藍曦臣兩人備妥上好藥材跟一些其他的器物折返來替藍忘機療傷時,藍忘機身上的血汙已經處理乾淨,禢上的藍忘機闔目歇息,一旁魏無羨守在禢邊坐得端端正正,只有一手緊緊握著藍忘機的手。

「有勞藍宗主、藍前輩。」

如同藍忘機看著魏無羨時,一模一樣、虔誠無比的眼神。

有言是只羨鴛鴦不羨仙,藍啟仁有那麼一瞬間頓悟了先祖藍安擇道侶的心情。

 

一次藍思追跟藍景儀在藏書閣協助抄書時,魏無羨跟藍忘機不知道要找什麼文獻,兩人一起進了藏書閣。

然後他聽到魏無羨壓低了聲音喊藍忘機。

「二哥哥──」

語調是顯而易見的黏糖沾蜜。

兩個孩子臉上立刻炸成了一片紅,差點就要翻窗跳出藏書閣。

 

很偶然地,江澄有機會問魏無羨一句話。

「你就沒想過回蓮花塢、兌現你那個雲夢雙杰的承諾嗎?」

「……嗯,為了表示歉意,我只好把姑蘇藍氏雙璧拆了拐走了。」

江澄覺得再跟這個嫁了人就是潑出去的水的師兄講一句話,自己就是白癡。

 

世人皆懼夷陵老祖吹笛,然而在雲深不知處,時常能聽到陳情的笛聲。

那樂音總是從靜室的窗櫺邊傳出,有時是嘹亮如鳥鳴直衝雲霄、有時似深山幽澗蜿蜒潺潺、有時和著忘機琴聲,彷若兩人對談、一應一答。

當然,笛聲響起時,走屍滿地爬這種畫面是不可能出現在雲深不知處的,但是單身狗滿地滾哭爹喊娘這種慘痛,即便是藍曦臣也無法阻止了。

 

魏無羨特地跑去問藍曦臣,身為藍家人的道侶到底能不能穿戴校服跟抹額。

藍曦臣有預感這個話題會讓自己心臟塞個幾天,還是好脾氣地追究原因了。

「道侶是沒關係的……這問題你怎麼不問忘機?」

「問了就沒驚喜了,我想在他不知道的情形下穿給他看嘛。澤蕪君我能申請一套嗎?我保證只在他房裡穿。」

這是把他們家校服當情趣嗎?藍曦臣按了按痛起來的額間,總覺得魏無羨穿起來的畫面肯定很酸爽。

至於自家弟弟看了會是什麼反應……藍曦臣決定打住不想。

然而在魏無羨拿到校服的隔天,藍忘機整個早上臉上都掛著一抹意味不明的淺淺笑容,不知情者見了毛骨悚然。

「剛剛那個……是含光君沒錯吧?不是澤蕪君吧?」

「到底發生了什麼讓含光君高興成那樣……」

藍曦臣開始考慮起為了雲深不知處和尚廟的安寧,是否把弟弟跟弟媳逐出家門比較好。


#TBC?


评论(19)

热度(501)